• 浅论浅论违约责任的回责原则民文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摘 要:基于尼斯卡宁模型修正的视角分析,信息披露程度与公共产品提供的效率正相关,但最优信息披露程度不是100%的信息披露。为提高公共品的提供效率,减少公款挪用、贪污腐败等社会现象,提升信息披露程度,关键在于通过信息披露技术、手段、渠道和制度再安排等方面努力,有效降低信息披露成本。 下载论文网   关键词:信息披露;尼斯卡宁模型;公共产品提供   中图分类号:F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5)03-0288-04   一、信息披露程度与公共产品提供效率关系   1.信息披露不完全性下的公共产品提供无效率   基于尼斯卡宁模型(Niskanen,1971)的视角,当把公共产品的整个提供过程分为争取公共预算和预算的实际使用两个阶段时,信息披露的不完全性及由此引起的公共部门提供公共产品在信息上的垄断将导致公共产品提供上的无效率(胡国军,2014),表现为:(1)争取公共预算阶段的预算上的过量公共产品供给;(2)预算的实际使用阶段过少的或过量但低劣的公共品供给(如图1所示)。   2.信息披露程度对公共品提供效率影响   (1)争取公共预算阶段的效率损失为Δ1。即图1中(b)图上区间(Q*,Q1)上公共产品提供的社会边际成本MCS高于社会边际收益MRS那部分面积,即三角形EFG的面积。效率损失可按下式计算:   Δ1=MC(Q)-MR(Q)dQ (1)   根据上式,如果争取公共预算阶段中信息披露是完全的,即投票人或评审机构完全能掌握某类公共产品的社会总成本和总收益进而相应的社会边际成本和边际收益,同时政府部门及官员不能也不愿隐瞒公共产品提供的具体信息,那么公共产品的供给量将会按照MRS(Q)-MCS(Q)原则来确定,使预算上的公共产品提供量处于社会最优所要求的数量,即Q1=Q*,从而该阶段的效率损失Δ1→0,这可由Δ1的表达式(1)在Q1=Q*时看出。相反,只要信息披露是不完全的,那么,总会有Q1>Q*,从而Δ1>0。极端情况下,如果完全没有信息披露,即投票人或评审机构完全不能掌握某类公共产品的社会总成本和总收益等信息,同时政府部门及官员尽可能能隐瞒公共产品提供的具体信息,那么结果将是提供公共产品的政府部门及官员,想要多少预算就有多少预算,公共产品的提供将极端无效率。可见,信息披露程度与Δ1反相关。   (2)预算使用阶段的效率损失为Δ2。即图1中(a)图上争取公共预算阶段的预算资金TCS(Q1)和预算实际使用阶段的实际成本支出TCS(Q2)之差,效率损失可按下式计算:   Δ2=TC(Q1)-TC(Q2) (2)   根据上式,如果预算实际使用阶段信息披露是完全的,即一方面提供公共产品的政府部门及官员在主观不能也不愿隐瞒公共预算实际使用的具体信息,另一方面客观上预算的实际使用的具体信息的披露成本即该阶段的监督、管理、评审验收等成本很小或趋向于0的时候,那么该阶段的效率损失Δ2→0,因为此时,预算上的公共产品提供量与实际提供量将会一致,即Q1=Q2,根据Δ2的表达式(2)可以看出。相反,只要这阶段信息披露是不完全的,那么,总会有Q1>Q2,从而Δ2>0。极端情况下,如果完全没有信息披露,即一方面提供公共产品的政府部门及官员在主观上想且完全能够为自身利益而极力隐瞒公共预算实际使用的具体信息,另一方面客观上预算的实际使用的具体信息的披露成本即该阶段的监督、管理、评审验收等产生成本很高的时候,Q1与Q2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扩大,从而更高的Δ2,公共产品的提供将极端无效率。同时,伴随该阶段信息披露是不完全性,所获取的公共预算资金和实际提供公共产品所支出的资金差即Δ2,往往还体现为公共产品的粗制滥造、公款挪用、各种名目的公款消费、贪污腐败等现象。可见,信息披露程度与Δ2反相关。   (3)公共产品提供在争取公共预算和预算使用两阶段的无效率。信息披露的不完全性对公共产品提供上的无效率记为,则公共产品提供在争取公共预算和预算使用两阶段的无效率可以下式表示:   Δ=Δ1+Δ2=MC(Q)-MR(Q)dQ+[TC(Q1)-TC(Q2)] (3)   综上分析,提供公共产品两阶段的信息披露程度将决定上述两阶段所产生公共产品提供的无效率可能同时存在,也可能只存在一种,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可以同时消失。信息披露程度与公共产品提供的效率显然正相关   二、最优信息披露分析   信息披露的不完全性使得公共预算阶段的预算上的过量公共产品供给和预算的实际使用阶段过少的或过量但低劣的公共品供给,而信息披露程度与公共产品提供的效率显然正相关,那么提升两个阶段的信息披露程度,应有助于提高政府部门及官员公共产品提供的效率,同时也有助于减少公共产品的粗制滥造、公款挪用、各种名目的公款消费、贪污腐败等现象。   提升信息披露程度,意味着要在争取公共预算和预算的实际使用两个阶段做更多的工作,如更多的公共项目的调查、评审,更为全面的监督、管理和验收等,显然这都会使得信息披露成本上升。   考虑到信息披露的成本和收益,最优信息披露不可能是完全的信息披露。为说明这点,设信息披露收益为TRx(x),x∈(0,1);其中x为公共产品提供两个阶段中的信息披露程度。信息披露收益的内容对应于两个阶段中效率损失的减少量,即(3)式中的Δ1和Δ2。考虑到信息披露程度与Δ1和Δ2的反相关和实际情况,可知TRx(x)应具有一阶和二阶导数TR'   x>0,TR''   x<0的特征;特别地,若记一阶导数TR'   x为边际收益MRx(x),那么,当信息披露程度达到100%时,则有MRx(x)→0,即此时提高信息披露程度不再会有收益增加。此外,设信息披露成本为TRx(x),结合实际情况,随信息披露程度提高工作量的增大和难度的提高,一般地TCx(x)应具有一阶和二阶导数TC'   x>0,TC''   x>0的特征。那么信息披露的净收益为:   NRx(x)=TRx(x)-TCx(x) (4)   因此,最优的信息披露程度应符合两个条件:(1)NR'   x(x)=TR'   x(x)-TC'   x(x)=0,记即MRx(x)=MCx(x);(2)NR''   x(x)=TR''   x(x)-   TC''   x(x)<0。显然条件(2)可由信息披露的总成本和总收益函数特征保证,因此最优信息披露程度确定于条件(1)。这可以用图2直观地出来表示。   图2中,横轴为信息披露程度x,纵轴为信息披露的边际成本MCx和边际收益MRx。图中的MCx1和MRx曲线交点E所对应的x*就是最优信息披露程度。   显然,图形直观的分析可以得出最优信息披露的五个重要的结论:   (1)最优信息披露程度不是100%的信息披露,x*<100%;从效率的角度看,它取决于提供公共产品的整个过程中信息披露的边际成本MCx和边际收益MRx。   (2)完全的信息披露是信息披露的边际收益MRx=0的点,即图中的B点,考虑到信息披露的边际成本必然是MCx>0,而最优信息披露要求MRx(x)=MCx(x),那么完全的信息披露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3)既然最优的信息披露是不完全的信息披露,那么从尼斯卡宁官僚模型的视角来看,公共产品提供的两个阶段的无效率即争取公共预算阶段的预算上的过量公共产品供给和预算的实际使用阶段过少的或过量但低劣的公共品供给,理论上不可能完全规避。   (4)一个引申的结论是,短期来看,由于最优信息披露是不完全的信息披露,由此而滋生的一定程度上的公款挪用、贪污腐败等社会现象可能无法彻底消除。   (5)在某项公共产品提供整个过程的信息披露收益给定情况下如图中固定的MRx(x),那么任何使得信息披露成本下降的举措都将有利于提升最优信息披露程度,如图2中当信息披露的边际成本MCx由MCx1(x)下降到MCx2(x),最优信息披露点由原来x*提升到了A点所对应的xA,从而将有助于提高公共品的提供效率,并减少相应的公款挪用、贪污腐败等社会现象,这是一个重大的启示。   三、结论与建议   基于公共产品提供中最优信息披露问题分析的结论和启示,提升信息披露程度,提高公共产品的提供效率,各种举措的关键着力点应放在如何有效降低信息披露过程中所耗费的各种成本。为此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1)提升信息披露的技术设备和手段,比如更高的项目评测技术、先进的信息处理系统和更好的城市环境卫生、道路交通检测设备等;(2)多方面开辟信息披露渠道,比如鼓励并接受互联网等媒体、广大群众对政府部门及官员在公共品提供过程中各种具体信息的揭露、监督等,因为这些往往是成本低廉乃至免费的信息披露渠道;(3)信息披露制度的再安排和激励机制设计,比如对政府部门及官员为提供公共产品而争取公共预算和预算的实际使用两个阶段各种具体信息详细程度重新要求,对隐瞒信息的惩罚和自愿披露的激励再设计等;(4)加强政府部门及官员的社会责任心、公德心的培育。由于尼斯卡宁官僚模型的视角来中的公共产品提供的无效率关键在于不完全的信息披露,但另一个根源是因为政府部门及官员是经济人,即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主体。而有关政府部门及官员的“经济人”假设,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是值得商榷的,同时也给出了走出信息披露不完全性导致公共品提供无效率困境的一个重要方向: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加强政府部门及官员的社会责任心、公德心,使其真正成为“社会人”,从社会公众福利而不是自身利益出发,自愿披露公共品提供过程中的各种信息,最优化公共品的提供。   当然上述各种举措的采用,都或高或低地会使得短期信息披露成本上升,但只要能使长期信息披露过程中所耗费的各种成本下降,那么对提高公共品提供效率应具有重要的价值。   参考文献:   [1] 胡国军.信息垄断与公共品提供无效率探析[J].企业导报,2014,(17):99-100.   [2] Niskanen,W.A.Bureaucracy and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Chicago:Alidin,1971.   [3] Harvey S.Rosen .Public Finance,6th ed.MacGraw-Hill,2002.   [4] Robert Pindiyck,Daniel L Rubinfeld .Microeconomics.6th edition.Macmillan Publishing Company,2004.   [5] Hal Varian.Intermediate Microeconomics:A Modern Approach.6th edition.New York:W.W.Noton & Company,Inc.,2003.   [责任编辑 魏 杰]

    上一篇:试论高中历史教学中思维能力的培养策略

    下一篇:浅谈世园会工程管理